一次互视关系搭建的实验:“Art Capital”展

西方眼中的东方艺术是怎样的?1742年法国法国洛可可风格的代表画家弗朗索瓦·布歇(Francois Boucher)在一次艺术沙龙上展出了四幅具有浓厚中国风情的作品,引发了空前的抢购热潮,想象中的东方国度让人迷醉;而今时今日国对比沙龙主席Paul Alexi先生邀请16位中国艺术家,在巴黎大皇宫完整呈现中国艺术的质感,完成 一场东西方的艺术互视:

 

“后东方学”在法国巴黎大皇宫,一次互视关系搭建的实验!

“后东方学”在法国巴黎大皇宫


1742年巴黎的一次艺术沙龙展上, 法国洛可可风格的代表画家弗朗索瓦·布歇(Francois Boucher)展出了四幅具有浓厚中国风情的作品,分别为《中国皇帝上朝》、《中国市集》、《中国花园》以及《中国捕鱼风光》,这四幅作品一经展出,就受到了极大的欢迎并引起了抢购!即便布歇在其有生之年并未有到过中国,但是他仍然将自己所知不多的中国知识与法国的艺术相结合,为欧洲人描绘了一个想像中的东方国度。无独有偶,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的《大浴女》(grande Odalisque)在1819年的巴黎艺术沙龙上展出,这位古典主义的天才将手持孔雀羽毛扇的近东美女置于土耳其的卧房,作为其对东方认知的视觉表征。对于东方这一“他者”的迷恋并未有因为殖民运动的结束而消失,一直持续至 21世纪的今天。


“后东方学”在法国巴黎大皇宫

巴黎大皇宫夜景


西方艺术家和普通大众为何对东方情有独钟、乐此不疲呢? 按照后殖民主义的观点,观看也许并不是天真无邪的举动,而是主体对客体在行使权力,自我对他者的凝视往往是一种关系的营建。就像爱德华·沃第尔·萨义德(Edward Wadie Said)在其《东方学》一书中提到的西方“把东方视为一种理想的且一成不变的抽象”!形象的塑造取决于于本土艺术家所处时代的地缘政治、权力秩序以及本土文化在这个世界上话语权。萨义德以其独到的眼光发现了西方世界的东方学研究中所隐含的意识形态倾向,从而开启后殖民主义批评之门。


“后东方学”在法国巴黎大皇宫

巴黎大皇宫穹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萨义德 “东方学”为代表的后殖民批评传入中国,“他者”与“自我”的概念及关系的思考开始频繁出现在中国当代艺术批评中。按照 《东方学》的逻辑,后殖民批评首先应是对西方的东方话语进行反思和批判。“东方学” 的方法论意义首先在于从他者观照自我,以及对自我主体地位的反思,以期在社会历史领域内建构更完善的主体身份。今天看来,将“他者”概念简单理解为一般意义上的差异性,或者过于偏重东方“他者”的从属性,也许并未能看到“他者”的积极价值。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本站内容,否则将追究相关的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共有0评论
  • 数据加载...